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桂林市江河湖海装饰工程设计有限公司

代言中心

 
 
 

日志

 
 

信息简史——我与十方世界  

2014-04-30 19:23:42|  分类: 综合新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4-02-27 10:24来源:互联网周刊  http://www.ciweek.com/article/2014/0227/A20140227562615.shtml

  
  1872年,“晚清四大冤案”之首的“杨乃武与小白菜”案爆发,创办仅一年的《申报》为迎合市井猎奇之意介入,全程追踪。随着事态的发展,报道愈加体现出新闻的监督性。
  《申报》跟踪三年,刊文60余篇,使案件产生了广泛而巨大的社会影响,其刊发的文章甚至成为朝廷处理此案的重要信息来源。
  最后,《申报》的记者见证了刑部开棺验尸、案情真相大白的历史瞬间:“观者欢呼雷动,大叫‘青天有眼’。”
  1882年,李鸿章口中的“不世英才”王韬在《循环日报》上大谈英国的议会民主制,称“中国欲谋富强,固不必求他术也”。以此为信号,报纸议政的时代翩然而至,被黄遵宪誉为“惊心动魄,一字千金,人人笔下所无,却为人人意中所有,虽铁石人亦应感动”的梁启超挥动如椽大笔,对日文里的舶来词“经济”“哲学”“民主”等信手拈来,在丰富汉语词汇的同时完成了对一代人的启蒙。
  1908年,当清政府试图扼杀出版自由,颁布《大清报律》时,发现舆论的控制权早已易手。纸媒强烈反弹,天子脚下、采用北京白话的《正宗爱国报》甚至公然嘲讽道:“什么叫《报律》呀?简直的外号儿就叫收拾报馆,堵住报馆的嘴,不准你说话,就是《报律》的真精神。”
  1911年,邮传部尚书盛宣怀主持铁路收归国有,因罔顾民意,激起保路运动。《蜀报》刊文痛批:“有生物以来无此情,有世界以来无此理,有日月以来无此黑暗,有人类以来无此野蛮……嗟呼盛尚书,川人诛不尽,尔亦徒劳矣!”
  三个月后,武昌起义爆发,齿冷的报馆集体倒戈,替清廷说话者几不可寻。
  大众传播的无物之阵
  1895年,当电影在卢米埃尔兄弟手中诞生时,其承担的使命无非是对客观存在的真实记录。然而,20世纪初云谲波诡的世界形势亦使之不免沦为政治宣传的工具。
  《一个国家的诞生》因导演格里菲斯首次大量使用蒙太奇而名垂影史,但它宣扬的种族主义和对3K党的美化在今天看来则显得幼稚与偏激;讲述无产阶级反抗沙皇暴政的《战舰波将金号》政治正确,气势滂沱,一场敖德萨阶梯的平行蒙太奇被世人津津乐道了近百年。可惜,爱森斯坦过于主观的批判和教化意识让影片看起来更像是高喊口号的革命文学,一旦政治风向转变,难免黯然失色。毕竟,艺术的魅力不是说教而是留白。
  作为纪录片的开山之作,《北方的纳努克》给导演弗拉哈迪带来了无穷无尽的声誉。然而,这部反映爱斯基摩人日常生活的片子却充斥着精心的设计与摆拍。比如,纳努克早就习惯了用猎枪捕猎,弗拉哈迪却故意让他重操鱼叉,在镜头前表演“传统”;再比如,为拍摄纳努克一家起床的过程,弗拉哈迪竟把人家的冰屋削去一半,以增强照明——所有手段都为了迎合观众对异域风情的想象。
  如果说《北方的纳努克》仅仅是对真实的扭曲,那里芬斯塔尔为纳粹拍摄的纪录片《意志的胜利》则近乎助纣为虐了。此片在艺术上的彪悍与成功毋庸赘言,一个电影学院的教授甚至不敢将其在课堂上全部播放,理由是“力量太强大了,我担心我的学生看完后会变成真正的纳粹。”
  事实上,《意志的胜利》是对“广场效应”最好的诠释。勒庞在《乌合之众》中写道:“广场上欢呼的那些老百姓,是一群非常简单的动物。他们只能接受一个非常简单的情绪,要么极好,要么极坏。”
  的确,在群体之中,个体的人性会被湮灭,独立思考的能力也会丧失,被群体意志所取代。正如泰戈尔当年在日本所见:“全体人民听任政府整顿他们的思想,削减他们的自由。人民愉快而焦急地接受这种普遍的精神奴役,因为他们渴望将自己变成一架叫做民族的机器。”
  于是,在“国家”的名义下,硫磺岛两万日军战至山穷水尽,集体玉碎;冲绳战役里满载炸药,只携带单程油料的神风特攻队飞蛾般扑向美军航母,搞自杀式空袭。一切都如电影《浪潮》里的预言:集体无意识的魔盒一旦打开,世界和专制的距离只有五天。
  二战后,最后一个日本兵在菲律宾的丛林被发现。他不相信日本已于30年前投降,顽固地执行着上司遗留下来的命令,坚持打游击。
  从这个角度看,权力的本质就是对信息的垄断。而这种垄断,不仅是自上而下,也是自下而上的。
  俄皇叶卡捷琳娜二世的情夫波将金公爵为人八面玲珑。一次,女皇沿第聂伯河巡视,为邀功起见,波将金干了一件颇具创意的事:下令把自己治下的贫困村装扮成一片繁荣的模范村。自此,西谚里多了一个词——波将金村,指代弄虚作假的样板工程。
  然而,自约翰·密尔在《论自由》中写下“那些被迫噤声者,言说的可能是真理。否认这一点,意味着我们假设自己永远正确”后,人们终于意识到,真理只有在思想市场上才能得到最好的检验。
  当“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深入人心时,强势如杜鲁门也只好写信向家人抱怨,说自己被新闻界折磨、纠缠,除了一忍再忍,无法可想。
  但在信末,他写道:“扛不住热,就别进厨房。”
  1965年,美国参众两院通过《信息自由法》,要求政府部门公开信息。约翰逊总统一拖再拖,最后极不情愿地签署了法案。因为他意识到,随着时代的进步,黑箱政治终将失去容身之所。
  万物一体的可穿戴设备
  从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人与信息的关系愈发由被动接受变为主动生产。再颟顸的统治者也逐渐明白,如果每个人都能享有一份发言权,即使是毫无理性或极端保守的人也不例外,那么人性的良知将会在所有可能性中进行挑选并作出正确的抉择。没有一个文明是因为其公民了解了太多的真理而招致毁灭的。
  事实上,世间矛盾的根源恰恰在于人与人之间的误解。许多信息在传递过程中衰变与耗散掉了,由此导致的沟通障碍甚至可能让美苏爆发如《奇爱博士》里描写的那样荒诞不经的核战争。
  “漏斗效应”是管理学上的著名理论:当企业管理者将指令传达给部门总监时,由于思维方式、理解能力的差异,大约会有20%的信息衰减。而部门总监再向下传达时,又会有20%的衰减。等最后到达具体执行者,宛如漏斗,其理解已与老总的初衷相去甚远。
  因此,技术的发展就是要消除交流中的滞碍,抹平传播学里的“知沟”,使信息共享的效率和价值最大化,避免“意中有,语中无”。
  然而,新媒体带来的信息爆炸并没有使“我”和世界的关系更平等、更融合。人们很难在喧嚣的微博上找到独立思考的路径,更多的是成为情绪的奴隶、偏见的附庸;人们轻易地看到了有钱人的生活方式,并在内心与之比较。人性的丑恶被空前放大,但这激起的也许不是悔改与反思,而是更多的阴暗。
  互联网的社交工具使人可以随时随地同任何人交流,但相顾无言玩手机的聚会、表白分手靠微信的男女宣布了一个无情的事实:彼此的距离不是更亲近,而是更疏远。
  三十年前,波兹曼在《娱乐至死》里剖析了娱乐篡位的全过程,从报纸到电报,照片到电视。在他笔下,被广告淹没、被声色犬马的多媒体蒙蔽了双眼的人类忘记阅读、忘记思考,只由碎片化的概念驱动,做着不由自主的事——索尔仁尼琴再也不用控诉古拉格群岛,日渐趋同的人们整齐划一地登上了新的专制之岛。
  如果说信息爆炸等于没有信息,那么科技如何更好地连接人与世界?
  以谷歌眼镜为代表的可穿戴设备标示了方向。
  眼镜提供了一个平视的视角,抬起了你看手机的头,意味着人必须同这个不完美的世界和解。
  在默认状态下,谷歌眼镜的显示屏是不激活的。激活后,也只浮现在佩戴者前方8英尺的地方,不影响视线。据使用者试戴几周后反映,他们被高科技玩意占用的时间更少了,工作效率也提高了,因为谷歌眼镜让他们只获取想要的信息,且只在合适的时间获取。
  英语中有个词叫“蓝牙讨厌鬼”,指那些整天戴着蓝牙耳机到处打电话,喋喋不休似乎永远也停不下来的人。与此相对,谷歌眼镜作为一款简洁优雅、不用手持、可随需开关的设备,让用户重新回到了掌控科技的位置。更重要的是,它再一次革新了人们的思想,即对真实世界既不妥协也不逃避,认识到从来就没有一劳永逸的答案,有的只是体验、总结、摧毁、重建,最后找到一条属于自己的路。
  就像歌德对他那个不愿参加贵族聚会的弟子所说的那样:
  你必须投入到广大的世界里,不管你是喜欢还是不喜欢它。 信息简史——我与十方世界 - 比尔 - 桂林市江河湖海装饰工程设计有限公司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