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桂林市江河湖海装饰工程设计有限公司

代言中心

 
 
 

日志

 
 

从效率到效能的刚柔转换——评塔勒布的《反脆弱》  

2014-03-06 20:39:52|  分类: 综合新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4-02-11 13:25来源:互联网周刊  http://www.ciweek.com/article/2014/0211/A20140211562381.shtml


  《反脆弱》是《黑天鹅》的解药。《黑天鹅》对应的深层现象是,环境变化经常快于系统变化;《反脆弱》对应的深层道理是,组织变化要快于环境变化。
  《黑天鹅》作者纳西姆·塔勒布的新作《反脆弱》(Antifragile)抓住了当代变革问题的关键。
  《反脆弱》是《黑天鹅》的解药。《黑天鹅》对应的深层现象是,环境变化经常快于系统变化;《反脆弱》对应的深层道理是,组织变化要快于环境变化。
  举例来说,如果系统根据以往经验进行的设置为“凡天鹅都是白的”,这时出现一只黑天鹅,确定就变成不确定,隐喻的是意外变化。如果此时系统坚持认为天鹅只能是白的,这个系统就是脆弱的(刚性的,至刚则易折);只有当系统马上适应过来,并转而更新设置,接纳并利用黑天鹅,这个系统才是“反脆弱”的(柔性的,“柔弱胜刚强”)。
  塔勒布费了很大劲悟出的这个道理,就是老子在《道德经》中说的:“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坚。”“故坚强者死之徒,柔弱者生之徒。”“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以其无以易之。弱之胜强。柔之胜刚。”
  了解至此,这本书就基本读薄了。但为了把这篇书评凑够字数,我必须多说几句。
  反脆弱本质上是在讲
  面向复杂性的灵活性
  第一,塔勒布的“反脆弱”与老子的“柔弱胜刚强”具有相通之处,相通在复杂性理论上。
  其实,塔勒布讲了那么多,内核很简单,就是一个复杂性。黑天鹅是不确定性的代指,而不确定性无非是复杂性诸多特征中的一个。
  复杂性分环境复杂性和系统复杂性两个方面。黑天鹅讲的是环境复杂性,反脆弱讲的是系统复杂性。
  塔勒布思想的独特点和贡献在于强调系统(或叫组织)这一边的复杂性。他与工业时代的机械论相反:
  ——机械论在环境与系统关系上,主张用降低系统复杂性的方式,应对环境复杂性。典型如科斯,用科层制来对付复杂性。意思是,当市场(环境)变复杂后,用企业(系统)的简化(科层化)来降低成本(交易费用)。以不变应万变。
  ——而塔勒布的反脆弱正好相反,实际是主张系统不仅不降低复杂性,反而提高复杂性。比如,当市场(环境)变复杂后,用企业(系统)的复杂化(生物化)来降低成本(交易费用)。以变制变。
  一个向机械的方向发展系统,一个向生物的方向发展系统。前者就变得越来越脆弱,后者就变得越来越灵活(脆弱的反面就是灵活)。
  塔勒布思想与老子的思想,在复杂性这一点上是一致的。老子说的“柔弱胜刚强”,人们往往把注意力的重心放在弱和强上了,但实际重心在柔与刚上。柔性是一种复杂性,具有对变化的适应性;刚性是一种简单性,是对变化的不适应性。信息化与工业化的一个重要区别就在于,信息化是一种柔性(如柔性制造),即低成本复杂性(或叫复杂但经济),表现为灵活;工业化是一种刚性,即(或叫复杂不经济),表现为机械。
  柔与脆(刚),到底是谁更弱呢?如果以系统(或组织)不改变自己为强的标准,是“柔”弱,而非“脆”弱。但如果以“适者生存”为标准,显然是“脆”弱,而非“柔”弱。因为脆了半天,它活不下来,先死了,那不就说明它的生命力最弱吗?
  当老子说“柔弱胜刚强”时,他与工业机械化的取向正好相反,主张的是利用系统的复杂性来对付环境的复杂性。中华民族(还有犹太民族)与众不同的生存智慧就在这一点上。面对环境复杂性,只有这两个民族是主张提高组织复杂性(灵活性,即提高周易中那个易)作为对策(一位法国犹太人亲口跟我说,他们从小受到教育要把灵活性当作生存智慧);而从地中海到北美大陆的其他民族,都是主张降低组织复杂性(机械化,俗称工业化,用启蒙理性和数学来化简世界)作为对策。塔勒布在这里谈反脆弱,实际隐含了对西方传统的一种“反骨”。
  第二,塔勒布给《黑天鹅》提供《反脆弱》这剂解药,是有时代性和现实针对性的,因此又不同于老子的思想。
  如果说塔勒布只不过是把《道德经》用21世纪的新闻改写了一通,那是不公平的。显然,从《黑天鹅》到《反脆弱》,塔勒布针对的都是工业病,在面向未来解决问题。
  如果说老子反对机械的脆弱性,具有用农业时代的生命复杂性,开机械化的工业化的历史倒车的话;塔勒布则是站在时代的前面,用信息时代的信息复杂性,拉机械化的工业化,向历史的前进方向走。老子具有反生产力的特征,而塔勒布的反脆弱主张,却代表了未来信息技术与生命技术驱动下复杂经济、复杂社会的到来(杨培芳认为“信息经济是复杂经济”,我认为信息社会是复杂社会)。
  反脆弱相当于在张开双臂拥抱信息时代的不确定性。这是塔勒布与老子的根本不同  
  反脆弱性的效绩标准是
  效能而非效率,针对的是效率失灵
  塔勒布的《反脆弱》,我觉得讲得有点笨嘴笨舌的。举了无数细枝末节的例子,如果在关键处上升到理论,人们更容易抓住本质。关键处在哪里呢?我认为在说清反脆弱性的效绩标准。
  脆弱是指不灵活,反脆弱就体现为灵活(相似概念还有敏捷,如敏捷制造;巧实力,即smart power;智慧,如智慧地球,等等)。反脆弱不是为柔性而柔性,为复杂而复杂,而是要经济地实现这一切。柔性、复杂性只是技术概念,柔性、复杂性经济或不经济,才是经济概念。复杂同时又经济,就等于灵活,它特指低成本适应或低成本创新的效果。这才是值得追求的。
  灵活的一定是有效率的,但有效率的不一定是灵活的。因为效率很高,效能可能很低。比如,高效率地打了一个错误的靶子,打中靶子的效率虽高,但目标没有实现。这种高效率地犯错误的现象,我们称之为效率失灵现象。而效能在此特指相对于复杂性变化的效率。也就是说,效率是指靶子固定不动时,收益与成本之比;而效能是指靶子移动或多目标时,收益与成本之比。灵活是指在打移动靶或飞靶时,效率仍然与打固定靶的效率同样高(报酬不变),甚至更高(如范围报酬递增)
  在现实中,国内的典型是海尔,张瑞敏主张“在追求效率的同时做到有效能”,海尔称之为打飞靶。国外的典型是IBM,主张低成本提高组织复杂度,实现大象可以跳舞。我们注意到,无论是海尔还是IBM,他们的反脆弱,都是以创新为核心的。这与塔勒布的思想是完全一致的。都强调复杂性不是自然科学说的复杂适应性,而是社会科学说的复杂创造性。是人的复杂性,而不是物的复杂性。
  中国成功的秘密在于
  反脆弱性,即复杂灵活
  在对《反脆弱》的评论中,我认为有两则评论非常到位,其价值不亚于书本身的价值。他们都在用反脆弱解释中国为什么成功。
  一篇是欧盟外交官胡利奥·阿里亚斯的《中国是“抗脆弱的”吗?》,指出“显然,中国人对接受挑战并不陌生。其悠久的文明经受住了各种灾难,在一次次灾难中更加强大,这些都要归功于它的文化和制度”。中国特性中具有以复杂适应和复杂创造为特征的反脆弱能力。
  一篇是沈联涛、肖耿的《中国的反脆弱之路》,从历史经验中得出结论认为,“抗脆弱性对中国这样的大国至关重要”。指出“与其为追求效率最大化而将结构推向极限,还不如在系统中事先留出弹性空间(以多种方式体现出同样的功能)。上述低成本的措施不仅能够逐渐培育出长期的抗脆弱能力,同时能够获得足以弥补黑天鹅事件的正面收益”。
  实事求是,可说是反脆弱在中国文化基因中的最高体现。从这个角度看,摸着石头过河,也许并非无奈选择,而是有意为之。因为任何教条,都具有脆弱性,不管它来自印度、德国、俄国还是美国,照搬照抄都不能真正应对黑天鹅、不足以应对变局。而反脆弱就植根于每个中国人的人心中,无师自通,正是它保障了中华民族在世界上的与时俱进。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