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桂林市江河湖海装饰工程设计有限公司

代言中心

 
 
 

日志

 
 

分享时代的“傻瓜”价值  

2013-02-28 19:51:00|  分类: 相关新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3-01-30 13:10来源:互联网周刊作者:范晓东  http://www.ciweek.com/article/2013/0130/A20130130558509.shtml


  1995年冬天,加州理工学院教授佩奇建立了一个电脑模型,尝试用“人工代理”程序测试人们在诸如金融市场这样的复杂系统中的互动行为。
  佩奇选择了两组人工代理来进行模拟。一组是“高智商”组,代表最专业、最聪明的问题解决者;另一组是“傻瓜”组,代表群体中各种各样的普通人,其中大部分人解决难题的能力一般。实验的结果让人意外,“傻瓜”组的表现胜过“高智商”组,而且即便佩奇一次次不断重写模型、互动规则乃至换另一种计算机语言,结果依然如此。
  从此佩奇开始了长达十多年关于“群体智能”的专项研究,他得出的结论是,为什么“傻瓜”组能持续击败“高智商”组,是因为他们有更好的东西:多样性。
  分享“多样性”  
  一些随机挑选的问题解决者胜过一群最好的问题解决者,佩奇认为,能力强的人是一个同质化的群体,他们当中很多人在类似的机构接受培训、有类似的观点、在解决问题时采用类似的技能或者研究方法。总体来说,他们虽然比大众优秀,但是仅仅限于某些方面,而一些复杂的问题靠一种思路或一组类似的方法都无法解决。解决这些问题需要“傻瓜”去尝试一种“精英绝对想不到的方法”。
  社科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姜奇平认为,聪明人不可能具有多样性,所谓“英雄所见略同”,也就是说他们是一回事,傻瓜具有聪明人永远不可能具有的优越性就在于多样性,生物进化靠的也是生物多样性。多样性在处理复杂系统和差异化到极限的时候可以用来降低成本,所谓“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其实说的是这个道理。
  当然,这种多样性要真正发挥价值,互联网是必不可少的途径。
  美国《连线》杂志编辑杰夫·豪在其《众包》一书中介绍的“创新中心”,为佩奇理论提供了最好的证明。创新中心这家公司总部在马萨诸塞州,其网站上聚集了14万多名来自170多个国家的各行业工作者,他们共同的名字是“解决者”(Solver),与此对应的是“寻求者”(Seeker),成员包括波音、巴斯夫、杜邦和宝洁等世界著名的跨国公司,他们把各自最头疼的研发难题抛到“创新中心”上,等待隐藏在网络背后的解决者来破译。
  乔治亚在意大利阿布鲁佐区一个小镇上生活了近四十年。过去几年里,每当晚饭后,女儿和丈夫睡下后,乔治亚穿上自己的旧实验工作服进入自己的“业余”实验室,用大量时间去研究那些令世界上最顶尖的科学家都感到头疼的问题。乔治亚便是上文所提到的“创新中心”中的一员。
  如果解决了世界500强的难题,乔治亚会获得一笔不菲的酬劳。但乔治亚表示,“钱不是主要的动力,我爱这种工作,就像我的孩子那样。”10年前,乔治亚把自己上学时对农业化学的热爱倾注到了自家花园里,而在这个无限互联的时代,她的研究却为宝洁申请到了一项专利:她发明了一种染料,在加入一定量的洗涤剂后会让洗碟水变蓝。
  更令人吃惊的是,乔治亚竟然还帮助“肿瘤标志物”的研究取得突破性进展。那是一种用于治疗葛雷克氏症、衡量治疗结果的指示体——要知道,乔治亚之前从没接触过葛雷克氏症,甚至从没有接触过医学研究这个领域。
  企业竞争战略变化  
  宝洁公司正是在这14万业余爱好者中寻找到难题的解决方案和非常出乎意料的竞争方法。英雄所见略同,宝洁要的正是“略不同”,即便最后的结果有97%都是垃圾信息,但是只要有3%是可行的便可让宝洁出奇制胜。
  互联网消除了企业劳动力在法律和行业领域中的界限和障碍。越来越多的传统商业也开始为网络的群体力量所吸引。
  宝洁公司负责科技创新的副总裁Larry Huston表示,“和传统的雇佣、外包关系不同,现在我们的做法是低成本吸引无数外部人才的参与,使他们参与到广阔的创新与合作过程。劳动力来自哪里并不重要,他们可能就住在隔壁,也有可能远在印度尼西亚,只要他们能上网就行。”
  杰夫·豪把这类新的经济现象归于众包的概念内,而众包无疑是分享经济的重要组成形式。对于物质财产,分享经济触动的是支配权和使用权的分离,在企业组织形态上,分享经济则低成本调动和利用了群体智能的价值,是对传统雇佣关系的颠覆。业内人士普遍认为,互联网让以往架设在业余爱好者和专业人士之间的成本藩篱被打破,市场的大门为爱好者、兼职者和发烧友打开,当然,这样的人力并不完全是免费的,但是比起传统的雇员,成本显然不足一提。面对日益高昂的研发费用,对那些苦苦寻求答案的公司来说是非常不错的交易。
  宝洁公司是“创新中心”最早的也是最好的企业用户之一,但“创新中心”并不是它使用的唯一研发人才交流平台,它同时还通过YourEncore和NineSigma等网站,抛出自己的研发课题,寻求外援。在六年的尝试期间,据Huston介绍,宝洁的研发能力提高了60%。
  “宝洁对公司组织的定义也有了很大的改变”,Huston表示,“宝洁雇佣了超过9000多名研发员工,而外围网络的研发人员达到150万。”
  姜奇平认为,总的来看,分享经济时代,企业竞争战略也必将发生根本变化。在互联网出现之前,也有所有权和使用权分离的经营情况,比如中远集运的以租代买模式,并让其成功规避了金融危机时期的风险,但和互联网还是有着本质区别:当所有权人、支配权人把自己资产租赁给别人的时候,只能租一次,一艘船同一个时刻不能租给两家企业,但是互联网彻底突破了这一点,生产资料可以零成本无穷复制,开一个网店用0.0001度电把店复制给别人,造成生产资料所有制的大变局。在这种情况下,支配权的转让变成按服务收费,成为互联网发展的主流化趋势、产权模式。事实上,开放使用权的运动正如日中天,美国谷歌、苹果在移动互联网的成功便基于此。
  去年11月,“竞争战略之父”波特联合创立的管理顾问公司Monitor Group宣布倒闭,记者认为,大的背景,是因为出现了波特没有发现的新的企业竞争战略,竞争力基本面发生了变化。波特认为,企业基本竞争战略,一是成本领先,二是差异化,两种战略不可兼得,越差异化成本越高。由于有了互联网的出现,钱德勒所提出的范围经济在现代经济竞争结构中开始占有领先地位,互联网让差异化成本越来越低,传统的单一品种大规模定制转向多品种的个性化定制成为可能。至少从劳动力成本来说,“创新中心”的出现是个绝佳的例证。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