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桂林市江河湖海装饰工程设计有限公司

代言中心

 
 
 

日志

 
 

管理前沿  

2011-07-23 14:37:11|  分类: 企业管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发布于:2011-7-20 来自:IT经理世界 http://www.ceocio.com.cn/12/93/648/663/60079.htm

战略组织是否要实行集中化管理?

Andrew Campbell, Sven Kunisch, and Günter Müller-Stewens, To centralize or not to centralize? McKinsey Quarterly, JUNE 2011

为了集中管理的收益,是否值得去承受可能造成的痛苦?这是长期困扰CEO的经典课题。——至少可以追溯到通用汽车的阿尔弗雷德·斯隆,他在上世纪20年代确立了通用汽车公司分散式管理的理念:判断错误的集中化管理可能会扼杀主动性,制约量身打造本地化产品和服务的能力,并使业务部门承受高昂成本和劣质服务的重负。不到位的集中化管理可能会使业务单元无法赢得全球客户或超越竞争对手所需的规模经济效应或协作战略。

这是一种艰难的抉择,由于权力之争而变得更加棘手。本文研究认为,首席执行官可以通过提出三个关键问题,推动更富有创见性的辩论。1.集中化管理是硬性规定吗?外部利益相关方或法律要求必须这么做吗?如果是,它必须在集团中心实施吗?2.集中化管理能够大幅增加价值吗?它能使集团的市值或利润增加10%吗?如果不能,它是一项规模更大、能使价值增加10%的举措中的一个关键组成部分吗?3. 集中化管理是否风险很低?它能避免官僚主义、业务僵化、积极性降低或注意力分散等风险吗?

在这三个问题中,只需有一个答案是肯定的,一项集中管理提案即可通过。但是,这些问题规定了很高的门槛,可以帮助管理人员避免过于集中化的管理方式。此外,这些问题可以在这个高度政治化的领域激发开放的、理性的辩论。这些问题为那些赞同和反对集中化管理的人提供了构建一个理由的公平竞争舞台,可以帮助企业在如今的集中化与分散化管理之间取得适当的平衡,并在各种条件随着时间发生变化时,能够成功地使自己的组织随机应变。

市场营销莱维特《营销短视症》永葆生命力的原因何在?

Jimmy Guterman, Marketing Myopia, 50-Plus Years On, Harvard Business Online, July 11, 2011

泰德·莱维特的经典文章《营销短视症》之于营销及其他相关领域的影响力,堪比文学批评领域哈罗德地震的·布鲁姆的《影响的焦虑》以及产品设计领域唐纳德·诺曼的《日常物品的设计》。莱维特在这篇50年前发表的文章中提出的问题——“你的公司实际上处于哪个行业当中?”一直在影响着众多营销人士和学者们的思考。

这篇文章持久的生命力来自哪里?在于它惊人的简洁和宏大的抱负。在文章中,莱维特大胆假设:你所知道的任何事情都是错的。对于“你的公司实际上处于哪个行业当中?”这个问题,多数企业可能会认为自己处在特定产品或服务的行业,这就是莱维特批评的“营销短视症”,强调的是从卖方需求着眼的销售,忽视了从顾客需求着眼的营销。莱维特指出,营销的核心理念在于:一、要强调营销,而不是销售;二、营销要从顾客出发,而不是产品。因此,定义企业所处的行业不应根据它生产的产品,而应着眼于顾客的需求。只有这样,企业才有可能成功应对人口和技术的变革,成就长青的基业。

莱维特这样解释自己写作这篇文章的思路:“我热衷于思考和写作事物背后的道理,同时倾向于用不同的视角观察这个世界。而且我认为,要理解一个事物,首先要搞清楚它的边界。不管面对一个什么样的问题,我都首先绕着走,搞清楚它的边界和它的全貌,而不是一头扎进去开始埋头分析。”

在营销界纷纷大谈新技术、社交媒体等新趋势的时候,我们不要忘记,有一些理论是有其恒久的价值和启发意义的。

企业与社会跨国公司应如何对待中国的公司法?

Dealing With Chinese Corporate Law, WSJ, June 22, 2011

英国胜蓝律师事务所(Salans)大中华区执行合伙人施图肯(Bernd-Uwe Stucken)自1989年以来就一直呆在中国,当年他曾帮助筹建南京大学中德经济法研究所。他对中国的法律和商业现状的理解对于很多跨国公司管理人员具有借鉴意义。

施图肯认为,表面上看,中国有一套良好的法律制度。这套制度经常更新,也吸取了西方国家的经验。问题在于,虽然中国的法律条文看上去和西方国家类似,但中国的司法实践却和西方有很大不同,所以不能简单地用中西方两种思维方式看中国的法律。“要在亚洲实施合规标准,你需要做的事情要多很多。更重要的是让员工认同,具体办法比如说是组织互动式讨论会,问员工面临着哪些风险,然后开始商讨解决办法。”

来自不同西方国家的经理人在处理中国的合规问题上做法有不同。“美国客户基本上是采用一种组织化的方法。包括制定程序在内的合规组织建设,是他们十分关注的问题。德国人喜欢准则。他们常常从起草行为守则和全面准则做起。如果你建议法国客户先制定准则,他们可能就会说“Mais, non”(还是算了吧)。他们常常更愿意先形成一种合规文化,并从事更全面的道德培训。我个人喜欢法国人的这种方法,它让你拥有一定的灵活性。”

(岳占仁/整理)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