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桂林市江河湖海装饰工程设计有限公司

代言中心

 
 
 

日志

 
 

屋顶上的农场  

2011-12-03 20:41:18|  分类: 相关新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让城市中以万亩计的闲置屋顶变身成休闲农场?这绝非幻想。屋顶农场将催生出一个全新的城市休闲农业系统。
作者:郝智伟 发布于:2011-11-30  http://www.ceocio.com.cn/12/93/648/675/60678.htm
在位于上海西南郊区的浦江镇的华侨城里,一座办公大楼的屋顶,已成了这里数百员工们隐秘的“乐园”:二百多平米的屋顶上,塑料栅栏围起的培植槽内种着小青菜,黄瓜的藤蔓已经爬上了搭好的架子,午休时,他们会跑上去松松土、捉捉虫,权当做运动;下午部门例会前,还可以摘些番茄、黄瓜,打成蔬菜汁给同事们当饮品;下班了,去挑些青菜、茄子、油麦菜,带回家做晚饭……
这是东方园林南方联合设计集团(以下称东联设计)当家人朱胜萱的一项“新实验”:将去年令无数白领沉迷不已的“开心农场”变成触手可及的现实。
“我们把它叫做‘空中菜园(Vegetables Roof)’。”朱胜萱向记者介绍道,这位担任过上海世博园区景观工程总顾问的资深景观设计师,一直渴望实现自己那套Green City(绿色城市)的设计理念;空中菜园正是他的得意之作。
从本世纪初创办上海尼塔,到将之经营成国内第一梯队的景观设计公司,朱胜萱和他的团队操刀过很多绿化项目,在这个过程中,他开始有了新的想法:能否打破原始简单的绿化模式,将屋顶绿化与农业经济相结合,创造出一种绿色经济的商业模式。
绿化新思路
就在去年,朱胜萱率领他的团队为世博园许多国家馆设计了屋顶绿化方案,他们当时借机做过一项科学的模拟测算,得出了一个结论:如果上海市的屋顶绿化率达到100%,那么上海市内夏季温度将下降至少3℃。“毫无疑问,闲置屋顶的绿化和利用,对于城市景观和生态都具有不可小觑的意义。”朱胜萱告诉记者。
对此,上海市政府在“十二五规划”中也提出了明确的要求,即在“十二五”期间新增150万平方米的绿化,其中100万平方米为屋顶绿化,95%以上适宜屋顶绿化的新建公共建筑都将进行屋顶绿化。
要知道,这其中蕴含着巨大的是商业空间:不考虑后续的运营维护,仅按照传统屋顶绿化每平米500元的工程造价来计算,仅在“十二五”期间的上海,这便是一个超过5亿元规模的市场。而这仅仅是上海市“屋顶经济”的冰山一角:截至2010年底的相关统计显示,仅上海市一地,便共有2900万平方米的闲置屋顶,相当于将近5万亩空地,其中超过70%有条件进行绿化。
然而,目前广泛应用的屋顶绿化,只是简单的草坪移植或景观植物种植,虽可达到降低室温,节约空调用电的作用,却有着大投入、高维护的“短板”。东联设计的统计显示,如此绿化,每平米的造价一般在300~500元,一般的楼顶也有100-200平米,如此需一次性投入3万~10万元不等;同时还需大量维护,修剪、浇水、施肥一月数次,每年下来的人工、水电又是数万元花费,更重要的是这样的运作没有任何产出。
因此,传统思路下的屋顶绿化变成了一项“纯投入的公益之举”,大多数开发商和物业除为了满足相应指标要求外,极少有动力去主动推动。在他看来,要在这个领域有所创新,就必须打通屋顶绿化的公益性和商业价值之间的壁垒,找到一个合适的突破口。
巧合的是,前年,随着都市“农场热”及食品安全问题的日益突出,朱胜萱也“赶时髦”在郊外租赁了一片菜地自种蔬菜,但由于距离远且工作繁忙,三分钟的热情一消散,菜地的日常打理就成了“负担”。于是,他有意将自家楼顶改造成一个菜园,自种自收还能小憩怡情。最终,一次绿化设计中,朱胜萱突然灵光一闪,为什么不把屋顶绿化与屋顶种菜结合到一起呢?空中菜园的构想就此诞生,成为东联设计化解“屋顶绿化”难题的“新思路”。
按照朱胜萱的设想,通过将屋顶改造成菜园,来打通城市绿化、蔬菜种植以及白领农作休闲三项主体功能,不仅可以实现城市绿化的公益目的,同时也可以成为一项可以推广的“绿色经济”项目。
一方面,利用屋顶的空间种植花卉、瓜果、蔬菜,可大大降低太阳辐射,调节气温,从而使房间冬暖夏凉。另一方面,“空中菜园”作为一种新的休闲方式,可以让生活在城市里的人们与农作物亲密接触,随时、就近体验种植和收获的乐趣。以农业劳动释放工作压力,而且能够产出大量的有机蔬菜,直接由白领们认购。
空中菜园落地
当然,这只是理论上的推演,要将空中菜园的设想落地变现,无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于是,在世博会项目结束后,朱胜萱便在公司内部组建了一支由景观设计师黄柯带头的6人团队,来对空中菜园的具体实现进行论证和研发。
“其实,在屋顶搞农作物种植,并不是一个新鲜的课题。”朱胜萱研究后发现,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国内便不断有人进行着各种尝试,只用40cm经培养的土壤就可以种出非常不错的水稻,而且土壤营养不会因灌溉而流失,更容易获得不错的收成,因此,空中菜园在技术上并无太大难题。
但是在种植之外,更多关于建筑工程和农产品的问题却越来越多地堆在了朱胜萱团队面前,譬如蔬菜浇灌是否会导致楼顶漏水,楼顶的承重问题如何解决,选择什么样的品种,如何做到菜苗的及时更换来确保四季都有时令果蔬的产出?
庆幸的是,对于东联设计而言,这些问题都不难解决,每个领域都有现成技术可以利用,重要的是如何将它们整合在一起。要玩转空中菜园,就必需横跨建筑、景观、农业、低碳等多领域的经验,实际上,这恰是东联设计的优势所在,东联设计的前身正是2010上海世博园景观总控设计团队,从设计到施工,从种植、景观到低碳探索,均已在世博会项目上获得丰富的经验,有如此积累的各专业人才共同应对上述问题,自然游刃有余。
待初期的理论问题有了应对之策,东联设计便联合了建筑绿化施工企业、蔬菜种苗基地、成品培植箱供应商等专业公司,寻求将空中菜园项目落地。并且与房产开发商华侨城达成协议,在其位于上海浦江镇的物业屋顶开设了第一个空中菜园的示范基地。
此后,便是在实践中总结真知。譬如,当“梅花”台风来袭时,空中菜园里爬藤类植物的支架被吹了个人仰马翻,这让朱胜萱的团队学得一条教训:“屋顶种菜,看来要以矮菜为主。同时,墙垛高些为好,可以为农作物挡风。”
另一个重要的问题是:屋顶究竟是否能承载菜园的重量?据测算,“喝饱了水的菜地”每平方米重达100公斤,而屋顶设计时,并没有考虑过“种植用途”。
当初,上海有多家创意园区找过东联设计,有意尝试空中菜园。可是朱胜萱实地踩点后发现,这些创意园区大多设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建的老厂房里,屋顶荷载很可能不足。一般屋顶的荷载是200公斤/平方米,而空中菜园使用的土壤每平方米重50~100公斤,再考虑人、培植箱、滴灌设备的重量,很容易就超过200公斤/平米,因此,基于安全考虑,只有能荷载充分的屋顶才适宜布置空中菜园。
此外,寻找耐用的标准化塑料培植箱,甄选可减少施肥的有机轻质土壤,同样也耗费了朱胜萱团队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最终,他们琢磨出的种植模式是:在崇明的蔬菜基地里种植蔬菜,等蔬菜种苗在生长到一定阶段,例如开花前,再统一配送移植到空中菜园,从而加快空中菜园蔬菜的生长周期,还可以不断进行品种的更换。
“由此,空中菜园的维护种植不仅能更集中,成本更低,而且用户随时都能采摘到当季的蔬菜,单位产出更高。”朱胜萱说道,这样一来,空中菜园的建设成本是传统屋顶绿化的一半,可以控制在300元每平方米以内,经测算,仅蔬菜的产出的价值就基本可以与投入相持平。
像浦江镇华侨城楼顶的农场就是由楼内的白领承包租赁,最终产出的蔬菜更被他们认购一空,如此立竿见影的产出,使得空中菜园更易为客户所接受,也使得这个新事物的推广变得更为容易。
现在,除了浦江镇华侨城的示范基地,空中菜园也已经落地到诸如复旦科技园区、开能集团的楼顶。“由于产权的问题,我们初期会避开社区,主攻诸如园区、企业大楼等大客户”。按照朱胜萱解释道,到2012年前半年,空中菜园有望可以推广到1万平方米。而初期,仅上海市内的创意产业园区、科技园区、生态商务园区可以利用的屋顶上,总面积便达20万~30万平方米。
随着项目的不断成熟,未来空中菜园的建设和运营模式仍有许多潜力可挖。在黄柯的构想中,接下来的空中花园项目将会让楼顶成为一个复合体:其中50%种菜,30%景观,20%休闲服务项目。
“除了蔬菜的产出,我们会在项目成熟后逐渐在休闲方面进行探索,譬如和咖啡馆合作,或者自己创立一个品牌,开设楼顶果汁店,从种植、现场采摘到榨汁,甚至推出更多的屋顶休闲项目,这会是一块更大的蛋糕”。朱胜萱说,在他的设想里,空中菜园产品的生产、配送、设计、维护等将被打造成一条龙模式,足以催生出一个全新的城市休闲农业系统。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